行业新闻

全国最大水产市场将搬迁 黄沙水产市场20年繁华一梦

来源:粤港餐饮微杂志 作者:兽兽

        编者按:近日,广州《关于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抢占经济制高点的调研报告》出炉。黄沙水产市场已经确定将搬迁。黄沙水产市场是中国最大的活鲜交易市场,其产品在全国的水产市场份额至少占据60%以上。黄沙水产市场将搬迁的消息,牵动着全国无数餐饮人的心,更直接关系着依附这个市场生存的10万人的命运。

    
        黄沙水产市场 20年繁华一梦
  没有人见过黄沙水产市场安静下来的模样。白天,车流不息;越夜,越喧嚣。这是它不同于别处的地方。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永远是这般繁忙。
  从高空俯瞰,珠江西航道沿岸这块4万平方米的四边形地块,东面和北面被高楼夹裹,南面与沙面岛隔沙基涌相望,拥有近300米珠江岸线。如果它不是一处市场旺地,也会是一处风景胜地。
  与广州其他批发市场一样,这里自然生长而成。因城市中心区扩张,面临不得不搬的命运。20岁的黄沙水产市场将去向何处?搬迁之后,新市场能否延续黄沙的繁盛?这些至今仍是未知数。可以预见的是,依水产而生的产业链条,养活了近10万人,这些个体的命运,或将就此发生改变。

  
  货来货往
  时间是最大的敌人

  早上6时,市内到达黄沙水产市场的餐饮取货车增多。天河区天鲜阁海鲜酒楼鱼池主管李文启找到一处停车位。“倒--倒--好!”停车场保安指挥声戛然而止。
  阳光从白鹅潭投射而来,珠江水面波光粼粼,岸边的黄沙水产市场,迎来了神清气爽的早晨。有人结束了夜间工作,从丛桂路赶往黄沙码头,乘船回家;也有人刚刚启动一天的忙碌,蹚着丛桂路和西猪栏路的污水回档口。
  黄沙水产市场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这样:湿漉漉的地面,空气里夹杂着腥臭味,拉手推车的工人迈着大步走路。不宽敞的马路被行人和拉货的车辆阻塞,于是传来喊声,“让一让,让一让。”
  沿路的档口里,层层叠叠的大玻璃缸,盛满海水或自来水,用水泵维持水体循环,水产动物们在水中游弋,门口堆放着白色泡沫箱。工人们穿黑色雨鞋,踢开满地的水,往泡沫箱里装货,打包。黄色胶带撕得咔嚓作响。

  市场二街的四姐水产档,李文启铺开今天的3张拿货清单:元贝5斤,花甲10斤,罗氏虾8斤,水蚌10斤,鳄鱼8斤,水鱼10斤……档口的工人们忙开了,肥佬和阿斌分头准备元贝、水鱼等,“光头佬”负责杀鳄鱼。
  水产档的水池里,被黑色胶带封住嘴的鳄鱼,层层叠叠躺在里面。最上层的一条,突然把长嘴搁到水池边,试图“越狱”,努力攀爬半分钟仍未成功,它的头徐徐掉下水池。“光头佬”从水池里拎起这条鳄鱼的尾巴,放在地上,朝它的脖子挥刀砍去,鳄鱼不再动弹,鲜血流了一地。3分钟后,这条鳄鱼变成了鳄鱼肉,“光头佬”称了8斤,用塑料袋装好,递给阿斌打包。
  迅速地备货、装货和运货,是工人们每天要重复完成上百遍的工作。对鲜活水产来说,时间是最大的敌人。每天,超过四百吨水产品被送到这里,在最短时间运往全国各地。这里的档口日夜营业,夜不闭户,从不设门。“我们是24小时供应,别说停一个小时了,一分钟都不行。”黄沙水产市场副场长林良智说。

  
  即食海鲜
  带旺水产零售档

  来自中山、珠海和深圳等地前来拉货的卡车,在深夜鱼贯进入市场。
  广州市区对大型货车限行,这些远道而来的货车,只允许在晚上10时后至早上7时前上路。市场的停车场远不够用,黄沙大道边的丛桂路是卸货的常用场地。11时,丛桂路北侧路边,一辆满载九节虾的卡车停下。车厢门打开,两个工人跳上去,抬出一只蓝色大桶,底下的工人用另外一只桶接住,海水连同虾倾泻而出。被海水打湿的马路,在路灯映照下泛着黄色的光。光亮里,手推车声、揽客声此起彼伏。市民络绎不绝地进入市场,目的地是金沙港酒楼、鹅潭一号、金鲍、盛港湾、广纳酒楼、海珍坊和通达酒楼7家海鲜酒楼。

         依托于水产市场,“楼下买海鲜,楼上深加工”的即食模式令黄沙声名在外。在西猪栏路的零售档,买三五只濑尿虾,一两斤元贝、花蟹和海鱼,带到海鲜酒楼付费加工,就着白鹅潭的夜色和珠江生啤,一顿生猛的海鲜宴就此成行。
  11时20分,锦澳水产迎来了这天的午夜生意。阿弟把手里的烟头用力掷在地上,踩了一脚,迎上去,“靓女,想要些什么?”陈太太伸出手指了指。阿弟纵身一跃,熟练地爬上玻璃缸,用网兜舀了一兜本地濑尿虾,给她辨认成色。陈太太经常光顾水产市场,显得很有经验。“把水沥干呀,死的也要挑出来……那条太小了,不要……花螺太大粒不好吃,肉不嫩”,她嘴里一直没有停歇。挑了近两斤濑尿虾,1斤多花螺和一只两斤多重的象拔蚌。
  “478块。”“刚不是说花螺45块一斤吗?而且你袋子也有重量的,400块啦。”“这肯定不行,420给你,最低。”还价未果,她的先生付好账,离开。
  黄沙水产市场约600家档口,大约有1成像阿弟一样经营零售。晚上,这些零售的海鲜,主要供给市场的酒楼,光顾者除本地人外,也有不少外地游客慕名前来。“日食海鲜三五斤,不辞长做广州人”,初中未毕业的男孩,自己改编了宋代文人苏轼的绝句。

  
  市场搬迁
  10万人命运难卜

  市场的档主和工人,大部分来自粤东粤西地区,操着各种口音的粤语。他们大多跟着老乡、亲戚等来此做生意,有些定居下来,在荔湾买了房。
  26岁的茂名人阿弟住在多宝路。他和一帮朋友租用此处档口用作零售,日夜经营,已有5年。在这期间,他成了家,有了两个女儿。
  档主陈丽娟则到这里刚好20年。1994年,广州港将旗下新丰港一个荒废码头,改造成广州第一间水产专业市场,在海印南等地“天光墟”摆卖的档主,纷纷搬进了仓库改造的水产档口。陈丽娟从高州来到黄沙,在姐姐的档口打工。两年后,她自立门户,开了一家水产档口。
  开档之初,她独自一人蹬着三轮车,到清平、新丰港等卸货点,将水产运回档口。陈丽娟见证了黄沙水产市场的成长。她的档口也从简易棚仔档,搬进了水产大楼。如今,她在市场拿了3个批发档口,并在一家海鲜酒楼拥有股份。

  闲下来,大家聊到讨论市场搬迁的话题。在2009年7月和2013年4月,市场两度传出搬迁消息。4年前开张的番禺五湖四海国际水产交易中心,曾一度传言将“取代黄沙”,不少档主为找落脚点,在那边租下档口。目睹了五湖四海生意冷清的现状,他们对这一话题噤若寒蝉。
  “搬了我们就完了”,阿弟突然收起笑容,一脸严肃。“黄沙市场的品牌和名气,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积累起来的,需要很长时间。不能说搬就搬。”陈丽娟说。
  在黄沙水产市场,已形成一条成熟的产业链。依托鲜活水产的批发、零售、仓储和餐饮等行业,约10万人在此就业,他们的命运难卜。在新的规划方案里,市场预备改造成两座15层主楼与一座5层裙楼组成的交易中心大楼。集餐饮、旅游、购物、观光为一体的商贸和娱乐中心,将取代黄沙水产市场。搬迁将成定局。
  未来,这里或将依然繁华。繁忙而简陋的批发市场,终将载入历史。
      黄沙水产市场衍生多个产业
  由于黄沙水产市场发展10多年,成为中国最大的活鲜交易市场,上游、下游整条产业链开始成长,海鲜餐饮,成为广州的一张名片,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也衍生了其它产业,周边冻品、干货市场,这些不怎么相干的产业,也因为人气旺而越做越旺。“黄沙”,如今已经成为一个商圈名词。据记者了解,在黄沙水产市场周边,还有其他5个经济实体,分别是粤恒丰水产市场、国信投资公司,黄金广场食中宝市场、煤建公司和南站水产市场。其中,国信投资公司和煤建公司以出租物业为主,食中宝市场大多是冻肉、副食品、干货档口。还有依附市场而生存的6家海鲜酒楼。他们与黄沙水产市场互相依存,共赢共利,形成一个庞大的以水产为主的商圈。业主们说,他们有的是黄沙水产市场的合作伙伴,有的是它的配套产业和衍生产业,一旦黄沙水产市场搬走,他们也将有不可估量的损失。

           市场搬迁 10多万人何去何从
    黄沙市场:10万人
    依附市场的海鲜酒楼:1400人
    附近粤恒丰水产市场100多个档口:1000多人
    市场及周边近20家冰档:约200人
       黄金广场24家冻品档:约150人
    黄金广场10个干货档口:约60多人
  

     声音
  档主:要做起一个市场很难
  要是让我建议的话,我也不知道有哪个地方会更合适,难以预计会有别的地方客流量比现在市场大。
         ——谭记水产老板谭先生
    
        搬迁改造一个市场是很容易的,但要真正把它做起来却很难,期望有关部门能够认真考虑这个民生问题。
  ——
金鲍渔港海鲜酒楼总经理赵嘉纬
         
  市民:很无奈,希望有关部门谨慎
  “我就住在这市场附近,来这里买水产很方便。在这附近住了十多年,已经习惯了经常来市场转转,顺便买点喜欢的海鲜回家,一家人‘开大餐’。若这个市场搬迁走了的话,会感觉到很不习惯。”
         ——一位正在市场内挑选大闸蟹的市民

     “很多到广州来玩的人,都会到这里来吃海鲜,可以说这就是广州的一张名片,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每次有朋友过来玩,都会选择带他们先到沙面走走,然后再过来吃海鲜。黄沙水产市场培育了一二十年才形成现在的规模,而搬迁之后的新市场很显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形成这么好的商业氛围,这对商家和市民来说,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希望有关部门能够谨慎考虑,否则到时候失去的可能不仅仅是一张名片那么简单。”
       ——正带朋友来这里尝鲜的李先生,他对市场搬迁感到无奈
        黄沙水产市场简介
        广州市黄沙水产交易市场是目前华南地区最大的水产综合市场。
        该市场占地近30000平方米,档口总数250多个,室外可同时停靠300多辆汽车,码头可同时停泊3000吨、300吨、 100吨的船只数十艘,码头珠江河水面可作为水产品交易场所。每天成交量都在500吨以上,成交额逾1000万元,其中打包发运至全国各大中城市近200吨,辐射面远至省内外乃至全国和世界各地。据统计,2008年市场交易额达65亿元,为全国同类批发市场之最。每天进场车辆达3000多辆次。随着市场的发展及地理位置的独特,至今2013年,这里发展了以金鲍渔港为首的8家海鲜食府。顾客可以在市场即点即购海鲜水产,随即拿到酒楼即宰即烹,成为广州市食海鲜的一大特色。

        “水产价格,全国看广州,广州看黄沙”
        黄沙水产市场不仅是当下国内最大的中高档活鲜批发交易地,也是广府饮食文化中的关键一环:将国际高档海产引入中国、催生海鲜“即捞即食”风潮、畅旺供应助力羊城好味生活。
  近20年来,十万“水军”昼夜不歇,生猛海鲜在这里集散流转,鱼虾蟹贝、包罗万有。

 
       (本文由粤港餐饮微杂志根据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信息时报的内容整合)

赞赏

相关推荐

2元5元10元50元其他金额
赞赏金额:
确认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