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资讯

在湖北,所有鸭子都希望自己不长脖子

来源:馋味记 作者:小馋

说起湖北武汉,大部分人都会想到鸭脖。

周黑鸭、小胡鸭、黑鸭、精武鸭脖……能叫上名的鸭脖品牌就超百个。       

无论是地铁站还是火车站,购物商场还是24小时便利店,有人流量的地方,就有灯火通明的鸭脖柜台。       

▲武汉的周黑鸭·江汉路

九省通衢,南来北往。每一列飞驰而过的火车、每一架翩然降落的航班,都无可避免地熏上一身的卤鸭脖味儿。

把一根根黑黢黢的鸭脖做成城市招牌式的上市公司,湖北人民也算得上是功不可没。        

▲曾经著名的鸭脖一条街

鸭脖到底有什么好吃的?

好好一只鸭子,土豆焖鸭啤酒鸭姜爆鸭酱鸭清蒸鸭烤鸭干锅莲藕鸭,哪一个都能独当一面,为什么非要跟鸭脖子过不去呢?        

更何况骨多肉少,用筷子夹着吃太耗功夫,用手拿着吃又颇为不雅。

可湖北人,还偏偏就能品咂出其中滋味。

▲武汉吃鸭脖子比赛

湖北人吃鸭脖,其精髓在于一个“嘬” 字。

剁成数截的鸭脖大小刚刚好,能在口中自由转动。再加上鸭脖肉层次分明,颇有嚼劲,吃鸭脖还真算得上是口舌尖的一种乐趣。       

心性大的湖北人吃鸭脖是不屑于用手的。

鸭脖一旦入嘴,一场武林之间的较量就开始了:

牙齿首先发力,舌头紧跟其上。 游走几个来回,鸭脖便迅速落了下风,被啃得干干净净。        

鸭肉吃净还不算完,真正的“鸭脖杀手”还得悠悠然吸吮掉骨节中浓郁的骨髓 香。

入口时的鸭脖肥厚鲜亮,吐出来的骨头瘦削惨白。

唯有在湖北人的嘴里,鸭脖的主人鸭子,才实现了它最大的鸭生价值。       

被湖北人当成宝贝的鸭脖,一开始也不过是让人嫌弃的下角料。

鸭脖子起源于四川,店主原先是做卤猪蹄子的。只不过猪蹄子太贵,若想开发新的口味,经不起几下折腾。

一次偶然的机会,店主突发奇想,买来了一堆鸭脖子做实验。几次下来,鸭脖子做得麻辣鲜香,竟比卤猪蹄子还要受人欢迎。

一来二去,喜欢鸭脖的人越来越多,学做鸭脖的人也越来越多。

鸭脖十里飘香,香出了四川,香到了湖北,自此落地生根。        

这鸭脖子到了湖北,倒也是来对了地方。

湖北,千湖之省。 光是湖泊就多达755个,湖泊水面积合计2706.851平方千米。最不缺的就是飘在湖上试水温的鸭子。    

精细的湖北人也能发现鸭脖里的奥妙之处:

按照老一辈人的说法,鸭脖是活肉,是鸭中精华:

鸭子整天寻吃觅食,纤长的头颈一伸一缩,肌肉纤维锻炼得非常有韧性。

鸭肝鸭肠之类,一口下去满嘴都是肉,腻得慌;而鸭翅、鸭掌骨肉容易分离,吃起来就少了许多趣味。       

唯有鸭脖,骨肉相连,美味永远在下一处的未知地。未知使人疯癫,使人狂妄。

任你啃嚼吸咬,也不能在片刻之间尝尽它的美味。    

鸭脖本身味道寡淡,可经过红辣椒、花椒、大料等几十种香料卤制后,却能化腐朽为神奇。

鸭脖要先焯水后再卤,否则腥味太重;大火包裹着辣椒,热油溅满每一颗花椒,炒出香味后,再添入些许啤酒和糖。

浓郁的汁水光是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恨不得抱起锅来把自己也给泡进去。

入口时,鸭脖还能尝出丝丝甜味,殊不知辣味就悄悄地藏匿于其中,待你麻溜地啃完一个突然发力。

渐渐地,嘴里变得又麻又辣,仿佛成了上万个小人国的征战之地。他们人手一根尖枪,凶狠地戳着你的舌苔、上颚,辣得你能立即蹦起来跳个踢踏舞。

可你像着了魔似的不愿停下,反而控制不住地又伸向了下一块。连抠带吸,嚼骨吮髓。没过多久,一盒鸭脖就已消失殆尽。

▲吃鸭脖要拼手速

意犹未尽的你只好嗦嗦手指,妄想解决自己那还未被填饱的食欲。      

鸭脖,这份充满着江湖、烟火气息的食物,连同长江两岸氤氲的水汽、来往的人流,交织出了湖北独特的市井气质。

一天上班结束后,稍显疲倦的湖北人买上几盒鸭脖,拿着小竹凳子当街坐下,一边乘凉一边就着冰啤酒,在江城的闷热天气里统统下肚,把它消灭得一干二净。

然后咂咂嘴,向旁边的食客感叹一句:“个斑马滴,还蛮好七。”(妈的,还挺好吃。)     

作为中国的人口输出大省,湖北人走南闯北,也把嘬鸭脖的嗜好散布四方。

于是,这一根根麻辣鲜香、经得起百般咀嚼的鸭脖,在湖北的带领下,也给了全国人的平淡日子里,一点稍甜、稍辣的调剂。        

无论是外省熙来攘往的机场火车站,还是武汉热火朝天的汉正街、户部巷,只要能嘬上一口鸭脖,湖北人就找到了故乡。

“ 双手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女人利落地将鸭脖斩成几段,然后款款地吸着香烟。妩媚、泼辣又不失精明。”

如果现实中,真有作家池莉在《生活秀》里描写的这样的女人,一定要问问她,是不是从湖北来。

本文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赞赏

相关推荐

2元5元10元50元其他金额
赞赏金额:
确认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