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资讯

“每停工一天,都是一场噩梦!”疫情之下,餐饮巨头的生死20天

来源:金错刀 作者:张一弛

今年的复工特别艰难。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等来复工的通知,前两天,刀哥的一个读者在公众号留言说,自己收到了公司人事下的最后通牒:

“受疫情影响,我司目前岗位没有工作需求,希望能协商停薪留职。”

要么停薪留职,要么自己走人。  

不止是作为个体的普通人,一个事实是,全民抗疫背后,其实经济的暂停键已经按下。

疫情压垮了北京工体著名的夜店K歌之王,宣布在今天与全部200多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若超30%人不通过,公司将被迫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在这之前,K歌之王是这样的... 

知乎上有个问题——这次疫情,可能会带来多少经济损失?

看完之后你会发现,各行各业都会遭受直接或者间接的损失,谁也逃不掉。

而打击最致命的,就是中国的餐饮行业——一时间,全国上下的饭店餐厅、大排档、烧烤摊、小吃店纷纷歇业。

营业收入几乎为零,但房租、人工等固定成本支出依然如常,大量现金已投入春节前的工资发放和春节期间的食材准备中。

被逼无奈,于是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大厨当街卖菜,餐厅门口变成了菜场,挽回一点是一点的几十年一遇的景象。

每停工一天,都是一场噩梦。

在这20天里,这些餐饮企业究竟是怎么熬的?  

 痛失春节,  

7天亏掉5000亿  

春节对餐饮公司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用数据来回答就是,春节档赚到的钱可以占到全年利润的三分之一,甚至小一半。

刀哥找到了去年2月央视的一条新闻,在2019年除夕至正月初,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就已经超过了1万亿元。

但2020年的中国餐饮业,因为一场疫情——不仅失去了春节,而且基本上全线关门歇业。

即使不情愿,但疫情的凶猛并没有给餐饮行业任何喘息的机会。

1月26日,大年初二,海底捞在官微上发布了一则休市通告,称“即日起至1月31日暂停营业”。

同样也是这一天,随着疫情的蔓延,外婆家全部200多家门店暂停营业,并通知至少要等到2月10日才能恢复营业。

1月31日,海底捞再发通告,延长暂停营业时间,后续营业时间将视疫情发展及国家规定另行通知。

主打海鲜、食材新鲜的餐厅,更是遭到了毁灭般的暴击。

武汉疫情暴发,病毒源头被怀疑为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开始对海鲜等食材一并抵制。

北京的鑫粤彩餐厅,是一家以海鲜为特色的餐厅,过年前曾屯了大量食材,但过年的10多天以来,一个客人都没有光顾过他们,预订的300多桌年夜饭全部被客人退掉了。

“每天的亏损在3万元左右。海鲜不像蔬菜那样可以拿出去卖,放久了,一旦不能食用,只能扔了。”

最让这些餐饮企业喘不过气的是人工和租金两座大山。  

虽然店没开,但工资还得照发。

西贝莜面村的创始人贾国龙说,2万多员工目前待业,但按照国家政策规定工资要继续发,一个月支出就在1.5亿左右。

往年春节,西贝的整体营收约在7-8亿元,今年几乎全部归零。

而在接受投中网采访时,贾国龙甚至坦言,西贝目前账上现金已经撑不过三个月。

老乡鸡的创始人束从轩说,老乡鸡全国有800多家直营店、160000多名员工,目前大部分门店都是关闭状态,一个月的工资就差不多8000多万元。

眉州东坡从1月21日-30日,共退餐11144桌,大约损失金额1700万。

本打算在春节大干一场,所以没让员工休假,给予过年三倍加班费,共计848万;疫情防控期间,眉州东坡要继续支出员工正常每个月5000多万元的工资及每月1000多万的租金。

在门口摆摊卖菜的全聚德

“如果疫情继续持续,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活下去”、“每天一睁眼,就得盘算还能去哪儿借点钱。”

疫情阴影下,大小餐饮企业几乎无一幸免。

绝境自救,  

餐饮巨头的生死抉择  

惨是真的惨,但中国这些餐饮企业狠也是真的狠,在面对生死抉择时,求生欲就这么被激发出来。

跟生鲜电商抱团取暖,成为了自救的意外抓手。  

在餐饮企业生死一线,上万员工待业的时候,不知道你是否看到了硬币的另一面——生鲜零售平台订单大增,人手极度短缺。

各个城市开启了小区封闭管理制度,很多小区明确规定,每两天只允许有一人外出。

因此,很多生鲜电商平台的员工,几乎在满负荷下撑了半个月。

顺着这个思路,盒马和餐饮企业一起想了个办法——员工共享,让闲置的员工暂时到盒马工作。

目前,云海肴的部分员工已经在盒马上岗,贾国龙也通过媒体表示,“将有1000多名上海员工支援盒马工作,站上他们临时的工作岗位。”

一边把闲置员工安顿好,一边靠外卖业务展开自救。  

1月28日,西贝对外宣布,“西贝外卖在各城市陆续开放。” 

外卖也成了贾国龙目前为数不多的现金流,营收从几十万,逐渐涨到100万,到2月2日上了200万。 

而为了保护用户和骑手健康安全,美团外卖等外卖平台,在北上广深等全国184个城市上线了“无接触配送”。

在非常时期,可以直接在下单页面中备注信息,或者是直接与骑手沟通,与骑手协商一个商品放置的指定位置。

只要外卖在跑,武汉这个城市就不会停下来。

一切都是为了回血,为了生存。

除了自救,云海肴、眉州东坡、巴奴等多家餐饮公司向疫区捐赠食材,命名为“战地食堂”,为疫区医护人员和政府单位提供无偿餐饮。

疫情没有“早知道”,但外卖平台、餐饮、生鲜平台的相互扶持,却显示出了困难时刻冰冷商业的温暖。

疫情之后,  

中国餐馆能走出“地狱模式”吗?  

疫情之后,中国的餐饮行业到底能走出地狱模式吗? 

答案是肯定的。   

因为当把聚焦到企业,你会发现每个企业都是有自我修复和调节能力,有自己的“免疫”系统,能够回到健康状态。 

一家企业在遇到经营困难时,本身就会应激地做出业务聚焦,集中人力在有产出的事。 

疫情之下,现金流是保命的基础,现金流决定生死,活下来,才能看到春天。 

所以,老乡鸡的创始人在采访时撕掉了员工要求不发工资的联名信,说“哪怕是卖房子、卖车子,我们也要千方百计确保员工有饭吃、确保活下来。”


有钱能活下来,就可以喘口气,再开始准备血战到底。

而对于各地方政府来说,虽然抗疫仍然是最重要的事情,但在帮助民企降低运营成本、争取时间的各个层面上,也要拿出能够实实在在帮得上企业的举措来。

“延迟复工期安排在家工作的需要支付双倍工资”、“员工在家看孩子工资由企业承担”等政策,让这些企业难上加难。

结 语:  

经历过17年前“非典”的眉州东坡创始人王刚表示:“这可能是餐饮行业的一次灾难,对餐饮行业造成的影响可能会数倍于当年。”

但在这自救的20天里,大家都在向最好的结局去努力,但以最坏的可能去准备。 

在《西贝贾国龙:疫情致2万多员工待业 贷款发工资也只能撑3月》文章中,大多数人只看到了疫情下的艰难。

但很多人忽略掉,西贝贾国龙在采访结束时说的一句话: 

我们尽最大努力先扛着,等扛不住的那一天再说。什么时候扛不住了?谁知道呢。

只要活下去,以最小运营成本维持住有利润的门店运行,优化人员结构,趁时机打磨产品,就能为疫情过去以后的绝地反击做准备 。 

跪着也要活下去,因为,熬过去就是春天!  

赞赏

相关推荐

2元5元10元50元其他金额
赞赏金额:
确认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