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资讯

第一季度亏损近5亿、败走10余城,叮咚买菜迎至暗时刻

来源:锌财经 作者:孙鹏越 2022-06-20 10:05:34

6月15日,缺席许久的叮咚买菜2022年Q1季度财报,终于姗姗来迟,但迟到的不一定是好消息。

财报显示:叮咚买菜2022年Q1季度总营收为54.437亿元(约合8.587亿美元),同比增长43.2%;GMV(商品交易总额)为58.513亿元(约9.23亿美元),较2021年同期的43.035亿元增长36%;订单总数从2021年同期的6980万份增加至8060万份,同比增长15.6%。

(叮咚买菜2022年Q1季度财报)

看似不错的营收背后,却是一直止不住的亏损。据财报显示:叮咚买菜2022年Q1季度净亏损4.774亿元(约合7530万美元),2021年同期净亏损为13.847亿元。

从2019年到2021年,叮咚买菜净亏损分别为18.73亿元、31.77亿元、64.3亿元,加上2022年Q1季度的4.774亿元,不到四年时间叮咚买菜已经累计亏损约120亿元。

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下的叮咚买菜,股价也在不断下跌。2021年6月29日,叮咚买菜登陆纽交所,发行价为23.5美元/股,市值55.39亿美元。

正好一年的时间过去了,截止美东时间6月15日16时收盘,叮咚买菜收报4.37美元/股,仅剩六分之一;总市值10.32亿美元,缩水了45.07亿美元。

这不由让人感叹,曾经作为资本宠儿的“前置仓模式”,现在已经步入结束倒计时。

01 水逆的2022年

2022年,对叮咚买菜来说异常坎坷。

先是年初开始的大裁员,有叮咚买菜员工爆料:裁员涉及到采购、算法、运营等多部门,预计裁员20%到50%不等,并且存在针对试用期员工不给或少给补偿金的行为。

紧接着,3月份有媒体报道:叮咚买菜北京三元站点的前置仓内,存在死鱼冒充活鱼、更换过期食品的生产标签以及清洁消毒不到位等问题,导致叮咚买菜被北京海淀区市场监管局行政约谈,并立案调查。

随后在上海封控期,叮咚买菜成立“叮咚邻里团”,快速盲目地扩张自提点和提高可售单量,结果“履约情况不甚理想”,被迫关停,引来用户的指责痛斥。

一路跌跌撞撞的叮咚买菜,并没有等来属于自己的“劫后余生”。

(来源:叮咚买菜App)

推迟发布季度财报的叮咚买菜,从五月开始就陷入了“关城”模式,陆续在天津、唐山、廊坊、宣城、滁州,中山、珠海、清远、江门等十多个城市发布《停止服务公告》:“由于公司对部分区域和站点进行常规优化与调整,部分区域所在门店停止服务,如消费者账户中存有优惠券、余额等未使用内容,建议尽快使用。”

据中国商报报道:目前,叮咚买菜平台上显示正常经营的城市仅存27个,较其鼎盛时期减少近10个城市,整体数量缩水近1/4。截至2021年12月底,在全国60多个城市设置了分选中心,前置仓总数量达1400个,而此次涉及调整的前置仓数量共计30个左右,并不影响叮咚买菜的整体正常经营。

比起上市前的跑马圈地,现在的叮咚买菜开始勒紧裤腰带,关停一部分市场接受程度低、用户消费习惯难培养的城市区域。

而叮咚买菜招聘官网信息显示,其发布的职务依然处于正常招聘状态,但工作地点基本都在上海、江苏、浙江。

不难看出,叮咚买菜开始把有限的资金做重点投入,把战略中心往江浙沪转移。

02 前置仓模式大溃败

生鲜电商赛道发展受限的,并不只有叮咚买菜,作为“国内生鲜电商第一股”的每日优鲜,自去年6月上市以来,股价一跌再跌。

截止美东时间6月15日,每日优鲜股价仅有0.248美元,较发行价13美元暴跌98%,市值从22.74亿美元跌至6727万美元。

由于每日优鲜连续一个月股价低于1美元,且未能按时提交2021公司年度财报,每日优鲜已经连续收到纳斯达克两份警示函,距离退市只差一步之遥。

同样,作为生鲜电商赛道相邻的社区团购赛道,已经接近全线“毕业”,头部企业十荟团于2021年底关闭全部业务;橙心优选2021年9月份全面转型2B业务;多多买菜密集“关停并转”站点,多个低效团被关停或合并……

不管是生鲜电商还是社区团购,政策的影响是衰落的关键因素,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前置仓模式”正在备受资本和市场的否定和质疑。

前置仓模式主要是“城市分选中心+社区前置仓”的二级分布式仓储体系。每个前置仓,都是一个中小型的仓储配送中心,总部中央大仓只需对前置仓供货。

消费者在线下单后,会将作为商品的仓储地域选择在靠近居民区的位置,借此完成“最后一公里”的配送,这种模式的最大益处,可以达到“29分钟送达”的目标,将商品很快地送到消费者手中。

前置仓模式的高频、高时效性的配送服务,固然吸引了很多用户,但背后的代价却是居高不下的履约成本。

据叮咚买菜2022年Q1季度财报显示:叮咚买菜履约费用为14.84亿元,其中包括仓储租金、人力工资等方面的开销。按照履约数1亿单来计算,叮咚买菜每派送一单,便需要自掏14.84元的成本费。

盒马鲜生创始人兼CEO侯毅,曾对前置仓模式嗤之以鼻:“前置仓模式我从2年前退出,盒马做了100家店之后退出了。这个模式不合理,损耗无法控制,租金高昂,至少我认为前置仓没有未来。“

困于前置仓模式的叮咚买菜,依然找不到降低履约费用的方案,然而除了前置仓模式之外,叮咚买菜的现金流也有很大的问题。

据媒体报道:截至2021年12月底,叮咚买菜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为52.3亿元,其中现金部分为6.6亿元;同时叮咚买菜还背负了20.6元的应付账款和31亿元的短期借款。

4年亏了120亿的叮咚买菜,缺少资本的注资,恐怕难以支撑下去。

图片来源:摄图网

03 预制菜成救命稻草

显然,继续发展“衰退中”的生鲜电商,叮咚买菜是没办法自救的。于是它盯上了新赛道新概念:预制菜。

2022年3月,叮咚买菜推出预制菜独立品牌“朝气鲜食”主要布局经销、代理、终端大客户等渠道;在C端市场,叮咚买菜目前已有叮咚王牌菜、叮咚大满冠、拳击虾等20多个自有品牌,超过1000个SKU。

但预制菜赛道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拥有超7.2万家预制菜相关企业。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2-2026年的预制菜行业预计增速在20%-30%左右,是中国GDP增速的3-4倍,并且有望在2026年实现预制菜的“万亿市场”。

资本的介入,让行业一开始就进入十分激烈的竞争当中。

前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创建的品牌“舌尖英雄”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累计获得16亿元融资,并计划在5个月内落地3000家门店;“珍味小梅园”自2020年以来,收获了5笔数千万人民币的融资;去年才成立公司的“烹烹袋”,也在前段时间完成Pre-A轮近千万人民币融资。

预制菜市场已经足够饱和,而一边负债一边突围的叮咚买菜注定要面临重重竞争。想要凭借生鲜电商积累下来的经验,在预制菜赛道反亏为盈,难度不亚于再造了一个叮咚买菜。

 

本文转载自锌财经,作者:孙鹏越

最新评论

2元5元10元50元其他金额
赞赏金额:
确认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