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资讯

我在深圳“上门做饭”:四菜一汤88,但赚钱别想靠它

来源:深圳微时光 作者:发条羊 2022-12-07 11:20:05

萧景最近一单“上门代厨”忙了六小时,从顾客月租三万的房子回到家后,他感到疲惫。这单服务的对象是一位有二十多万粉丝的美妆博主。

微信里收到对方额外给的红包,萧景犹豫了,最终收下钱:“看上去我只是做了四个菜,收费88元,实际上我陪聊、搞卫生,还为她准备了花。”

和萧景一样,半年前,华帅也利用空余时间“上门做饭”。她接过一单是两对年轻情侣家庭聚会。他们平日都很少做饭,有一晚从盒马买回预制菜,同时还请华帅上门做三菜一汤。

冒着热气的家常菜与精美摆盘,年轻人围在餐桌前拍照发朋友圈,轻而易举营造出了“家的氛围”。

图片来源:小红书

近段时间,互联网各平台涌现许多“上门做饭”的自荐帖,收费主要为人工费,市场价大致是“三菜一汤68元”、”四菜一趟88元”,需求多分布在北上广深。现代城市虽提供了丰富多样的餐饮选择,但人们却难以吃好一日三餐。请人上门做饭,人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我们找来几位在深圳做过或正在做“上门代厨”的朋友聊了聊。

上门代厨,一场双向试探和选择

“我6点下班,上门做完饭至少7点,因为时间不符,拒绝过不少人。”华帅在一家咖啡店工作,她将接单范围定为下班步行10分钟能到的地方。

萧景的时间充裕,他不在意距离,“两小时内的通勤都可以”。他目前接的十多单里,客户都是同龄人,聊得来的也有保持联系。萧景家里是做餐饮的,在他眼里,这份兼职可以锻炼技能、体验生活、拓展交际。“我不喜欢别人把我当保姆。”萧景会关注对方的态度再决定是否上门。

华帅的做菜风格,是还原食物原本的味道。她在平台晒的美食绿色且健康,来找到她的,大多口味偏清淡,中年或有家庭的居多。她没做过辣菜,口味最重的,只做过炸鸡翅、排骨。

小杨发布“上门做饭”的帖子后,源源不断的客源通过微信加入,“我是做外贸的,职业性质自由,想找点事消磨时间,但兼职不可能每家都去。”小杨会给客户推荐她喜欢吃的菜,她对食材和味道很敏感,“我觉得我喜欢吃的,客户们应该都能接受。”

华帅在正式接单前找过熟悉的邻居试水,免费为他们提供服务。邻居对华帅的这顿饭没有特殊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给小孩子吃得健康、卫生。“给小孩子做饭的过程,我一直惊心胆颤。”因此后来华帅拒绝了所有月子餐。

请陌生人上门做饭,是一件新鲜的事情,但也存在不小安全风险。华帅与男顾客交换微信后,都会先锁上朋友圈里的自拍,只留下美食照片。有个男性顾客本身有意愿,但说到自己独居,“一人一猫”,华帅还是以“最近太忙”为由婉拒。

“做什么工作”、“住在哪里”,没想到的是,做饭的同时,客户还不断抛出问题,“一开始我觉得被冒犯到了,我觉得对方在打探我的隐私,其实是我想多了,很多人是有长期想请代厨的想法。”

接过几次单后,华帅和小杨都进行了“双向筛选”,有了稳定客源,“减少很多沟通成本”。

华帅“上门代厨”最多的是一位独居A女士。俩人是在华帅工作的咖啡馆认识的,双方对彼此有不错印象。给这位客户上门做饭后,华帅发现彼此口味相似,在美食上见解相同,“A女士对我正在做的事也感兴趣,我们之间聊得比较愉快。”华帅说。

A女士是女强人,平常忙于事业,对于做菜一窍不通,后来华帅还会帮她挑菜、买菜,熟悉了她的口味,做菜会淘汰掉她吃不了的东西。

“而且,她们家的厨房很大,家居智能。”华帅做起菜来得心应手。

做菜不难,沟通和细节是不易

上门代厨,最难的,不是做菜本身。

华帅第一次正式接单,原计划在1.5小时内完成,结果却做了2小时。有一道菜是椒盐虾,需要开虾背,客户家的刀很钝,这让原本熟悉的动作变得艰难起来。吃过一次亏后,华帅甚至在征求客户同意后,带过刀上门。

“必须得熟悉和适应陌生的环境”,小杨也遇到过类似问题。

小杨接过的一些客户住在公寓,家里没有明火,只能用电磁炉烧菜。“明火的肉会更香、蔬菜看起来更绿”,虽然顾客能理解是自身条件原因,但小杨会觉得差点什么。

除此之外,还要会处理做菜前后的诸多细节问题。

首先是注意礼貌与卫生,例如进门前询问是否换鞋,自带围裙、口罩等。做完饭菜后要收拾灶台和扔垃圾,大多情况,洗碗是客户负责。为了不用脏客户家的抹布,华帅上门习惯备好湿纸巾。

上门服务前,更重要的是提前了解对方喜好和家里厨房情况。

小杨喜欢新鲜的食物,因此会去市场挑选。“对于代买菜,客户都很信任我,会根据我的截图转账,就是前期一定得沟通好。”小杨说。

菜品制作的细节上,客户习惯不同,在备菜时就要格外注意,例如骨头汤要不要焯水、是否能吃动物油等等。华帅遇到过要求她把姜切丝,蒜切片,方便小孩子不吃挑掉。

尽管前期沟通很充分,“被放鸽子的几率不小。”华帅表示。

她有早睡习惯,曾经和一个客户从凌晨开始沟通,对方白天忙,没时间,在疲倦的状态下,华帅坚持对接与研究该准备什么菜,“第二天,突然就说聚会不办了”。

“在做菜前后,各种小细节都令人疲惫,但做完后,听到他们对我厨艺的赞赏,又会开心。”华帅说。

不止做饭,短暂参与陌生人生活

“上门代厨”像是一次特殊的做客,用一顿饭来短暂参与陌生人的生活。

华帅接触过的一些订单,许多是家里原本就有住家阿姨,并不缺人做饭。“如果阿姨们没有来,就会请人上门代厨”,因此,“代厨”与雇主之间可能就一面之缘。

有几次华帅离开,会有雇主询问下次是否还能上门,当“上门代厨”出现回头客,很少是因为刚需,而是这项服务满足了雇主的一些情感需求。

华帅去到同龄人家,会扮演“朋友”,去到有孩子的家庭,会扮演“晚辈”,除了做好饭菜,陪客户们聊天,营造家的氛围,“这种隐藏的情绪价值提供很重要”。

“走的时候,有人会说,有你这样的孩子,谁娶了你真幸福之类。”

图片来源:摄图网

小杨有一单稳定的客源是一个四口之家。这家人爱吃的菜,刚好是她拿手的海鲜。客户是内陆人,不擅长挑选海鲜,小杨不仅会去市场帮忙挑,做菜的时候也会满足他们的好奇心,科普海鲜烹饪。小杨说客户提到遇到她很幸运,像结交了一个味蕾相似的朋友。

华帅服务过的不少深二、三代同住家庭:“去到别人家,会观察到别人的生活环境,不少都是几代同住,房子比较老、厨房小,我想他们平常要是做复杂一点的菜,也会比较难。”

“三菜一汤88元,购买食材200元,算起来一顿饭要花300元。”华帅认为吃这样一顿饭,价格并不便宜,“有人是对这种形式感到好奇,有人是追求品质生活”。

小杨印象最深的是一对律师夫妻。他们是一个中产家庭,平常各自忙于工作,每周会抽一个时间来共享一餐,“他们请人上门做饭,像是夫妻之间的仪式感”。

萧景为美妆博主“上门代厨”后,他发现做这顿饭是次要的。“她们也是觉得这种服务很新颖,当然想借此为噱头拍视频。”萧景来到对方家,装修风格时尚,有一个房间里都是拍摄器材,他查到这个地段110平左右的房子月租得两三万。

“不能把对方想象成上司或领导来相处”,萧景那天全程配合博主拍摄,带着对这份职业的几分好奇,“哈哈,也算短暂地站在聚光灯下”。

想要赚钱,不是长久之计

“你不要想着用这个赚钱。”

萧景在备考公安,到了等待面试阶段,空闲时间多,目前接了十单,“没赚钱,但长见识,看到不同的生活环境,有人独居,有人家人多热闹”。

今年五六月份,因为疫情影响,华帅所在咖啡店受到了冲击,白天店里生意不好,她开始想找兼职,“最开始想上门做饭,灵感来源于水电工”,华帅想学习这门技能,但水电工需要专业证书,目前她还没时间去做这些事。

她的主业有教咖啡拉花、做咖啡沙龙,同样也是上门提供服务,“和上门做饭,其实性质相同,于是我就决定试试”。华帅在上半年,还参加了卤鹅考试,获得了潮式卤味制作专项技能证书。在问到未来方向,华帅表示“代厨”只是浅浅体验一番,还是要把精力放到其他事情上。

“一些宝妈想让我组队带她们,想了想最终放弃做下去了。”算下来,兼职时薪平均25~30/时,比餐饮店高,但工时少。

和华帅想法相似,小杨站在客观角度,分析了这份时薪25元的兼职并不划算。尤其相对于喜欢安静工作的人,“它太奔波了”。不过,做饭是她的兴趣爱好,如果时间允许,她会坚持下去。

毕竟,做出可口的食物,本身就是一件美好的事。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转载自深圳微时光 ,作者:发条羊

最新评论

2元5元10元50元其他金额
赞赏金额:
确认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