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老板内参

盒马今年要做的几件大事

来源:红餐网 作者:零售老板内参
零售老板内参

新零售时代的专业媒体,定义新零售,为零售老板赋能(ID:lslb168) 新零售时代的专业媒体,定义新零售,为零售老板赋能(ID:lslb168) 展开

盒马要全力捧红盒马mini。

盒马这个公司的第一标签叫做盒马模式,这就注定了盒马公司在消费和供给的动作无小事。

说到盒马模式,过于崭新的技术和方法内涵,导致盒马的模仿者多少是吃了亏的。而盒马模式引发的产业解读兴奋点,又让有些人聊起盒马总是绕不开“坑”这个字。

可这说法是不对的,电脑OS的老大微软没做好手机OS,人家也没怪苹果和谷歌坑了谁。你聊天老是离不开坑这个字,你怎么能躲掉坑呢?如果一定要给盒马模式做个定性,只能说盒马抬高了整个零售业竞争门槛。零售涉及供应链、商品、门店和场景创新、产业链上下游融合等几项核心能力,还是要建立在自己身上。

盒马今年要做的几件大事

有时候你会觉得盒马宇宙是两个平行世界。因为在产业舆论的另一边,消费舆论直到今天还在聊“盒区房”的生活福利话题。与之类似的另一个受期待的品牌,恐怕只有星巴克了。星巴克已经在加速开店,盒马在2018年又不是没加速过,今年已经确定要再加速一回。

盒马在2月份对外公布今年的计划是:100家盒马鲜生大店,50家盒马mini小店。盒马今年到了业务发展的第5年,5年是个新公司的节点,很多创业型互联网公司到了这个阶段,开始要寻求上市的机会和条件。盒马作为阿里业务创新的明星单位,没有上市的必要压力。但是,规模扩张、市场占有率、模式创新这几年事情,盒马还是要完成新公司5年这个节点的必要任务。

原以为突然发生的疫情多少会影响盒马开店扩张的速度。不过看今天(3月18日)盒马能在疫情最严峻的武汉市内,把原计划的泛海新店开业的档期提前了一个月。可见疫情没拖住盒马,各地方政府很支持盒马在当地的落地扩张。

现在全国抗疫情态势已经初步取得成效,盒马赶在阿里新财年(4月1日)之前确定要做的几件大事,我们来品一品,仔细的品一品。

盒马mini小店打增量市场  

盒马今年是很想捧红盒马mini小店的。有多想?当年郭德纲有多想捧红岳云鹏,今年盒马就是差不多的意思。盒马都第5年了,再指望一个大店模式扩张,前端流量和订单的抓手就太单一了,吃不掉一个城市可吃掉的所有份额。

这事的奥妙也在这里。盒马要吃掉更多份额,这个任务下给了mini小店。

要说这个mini小店,盒马没少操心。2018年就悄悄的在上海中海环宇荟开了个首店,经过一番里里外外的改头换面,2019年8月盒马宣布这家店连同第二家mini店盈利了。候毅在2019年9月份还专门和外界详细沟通过mini模式的技术性亮点。

候毅的详细介绍里总结起来几句话:第一是mini小店能够占有大店覆盖不到的基层社区和下沉市场;第二是mini小店的扩张条件比大店要简便,但是坪效又比大店更突出,边际成本呈现递增的态势;第三是mini小店和大店之间配合性强,让大店更好发挥综合效应,能够沉淀盒马零售终极体系的打造。包括:整个数字化供应链能力的打造、全球直采规模的建立、门店运营标准的摸索、品牌心智的沉淀、消费者关系的建立、移动端APP的装机量拓展等。

但是候毅这人是个动态型人格,总给自己的想法不断升级系统软件包。今年永辉超市、高鑫零售几个大品牌都在高调做mini门店。疫情期间盒马mini小店的服务灵活性、订单增速、新客增速、会员留存等几个运营核心数据都很不错。

竞争态势的加剧是盒马加速捧红mini小店的外部原因之一。还有个原因之二,盒马瞅着前置仓生鲜模式的几个问题:客单价低、毛利率偏低、订单峰谷波动大、损耗大、品类和库存规模小之外。也瞅见了前置仓的一个技术性优势:扩张速度快。盒马的意思,是想让mini小店和前置仓较量一下。

候毅是个狠起来连盒马自己的前置仓(盒马小站)都没客套话的人。但是前置仓利用拓展便利的优势抢夺地盘,候毅可能也是看不下去的。

这事的解法就呼之欲出了:仓店一体的门店因为有到店购买的自我盈利能力,那么盒马把门店做小成mini小店,岂不是既有大店仓店一体的稳当经营立足点,又有前置仓快速拓展的灵活性?

今年几家大品牌都在打拼mini店型,大概率都是打一个算盘。盒马mini与他们不一样的地方在于:mini模式在盒马已经提前半年磨合成熟了,也到了该大规模复制扩张的时间点了。

盒马今年在mini店型的扩张计划当中,除了数字上的50家新店之外,还需要把mini的几个运营优势放大:配送半径小(1.5公里)的订单履约效率翻倍、单日订单规模卡住2000-4000单的市场区间、放大生鲜和加工食品等几个核心品类的出货量、占领盒马大店在几个一线城市的剩余市场、抢夺几个大店还没去的新兴市场。

mini是个好模式,大家一起干吧。别客气!

盒马鲜生大店打未来市场  

熟悉盒马模式的人,大概能数落出几个盒马常见标签:以数字化驱动从零打造的新物种、门店是前端交易、交付和会员的营运中心、基地是商品力(主要是生鲜食品)的后端体系化操作中心、30分钟即配打破了离店销售的圈层、身处阿里生态圈的商业资源实力等。

全国差不多所有超市品牌,在这次疫情期间是表现异常优异的,也把一些人的认知整得很矛盾。

一边是全国疫情高峰期的城市管控,超市和药店(过去一个月的武汉除外),是仅有还能开门营业的保民生服务。关键时刻,还是要看实体零售业的声音,不是没有过。

另一边是主管部门高度倡议本地即配和外卖模式,在疫情期间发挥的保民生功能。超市行业也借助政策的支持,大大简化了社区团购的订单集合与履约配送,一举打开了线上生意和到家生意的缺口。

大伙在认知上整的这些矛盾,让盒马挺意外。盒马觉得,这有啥矛盾的,我明明都有。

论模式,盒马同时拥有线上线下一体化,不存在什么关键时期线下重要,还是线上更便利;

论规模,盒马又是线上线下一体化门店最多的一家,目前全国200家门店,覆盖了北上广深和东中部主要省会城市,今年还要再整出100家新的大店。盒马大店普遍在4000平米左右,但是盒马单店能有效单日出货10000单的履约规模,也是现在所有仓店模式下,单店能力最强的一家企业。

论能力,盒马门店背后还有与生鲜源头基地,牢牢绑在一起的利益链关系。疫情期间盒马和供应商伙伴都没涨价,有困难一起扛,有问题一起想辙。疫情期间,盒马还憋出个“有机鲜”的平价有机菜品牌。平价有机菜的颠覆规模,应该没有5年前盒马把“高贵”的海鲜平价化、日常化那么大。但是意思和方法都差不多,挤出原有供应链的成本和效率“水分”,把高端生鲜品类平民化,属于生鲜经济的当前红利之一。就像抖音把大量本就存在的生活趣味场景媒介化之后,它就能借助这波红利收割好几年的流量份额。

论创新,盒马大店和mini小店之外,打社区一站式服务的盒马里、打办公人群的盒马F2还是藏在家里的战略储备业态。至于专注买菜的盒马菜市、专注流动早餐场景的盒马Pick’n Go、专注餐饮业的盒马机器人餐厅,盒马继续悄悄的调教,打枪的不要。

疫情没让盒马纠结过什么模式问题,反倒疫情期间平均单店订单3-6倍的增长,提前给盒马做了一场“军演”级别的履约压力测试。单个大店能在疫情期间普遍承压翻倍的订单,今年大店整体扩张50%的供应链承压能力,也自然没在话下。

唯一在疫情期间盒马没有很好解决的问题,应该就是返工复工不足的人力,导致一段时间盒马配送预约有困难。不过,用工问题上,盒马也没被动受伤。因为用工这事,反而是盒马疫情期间最出风头的一个创新——盒马的“共享员工”计划。这个计划今年全年大概率还会延续下去,毕竟盒马也在疫情期间对外释放了一个消息:今年要招聘3万个员工。

疫情没让盒马遭遇什么波动,反倒是盒马现有模式的集中“军演”测试,也是盒马第一次在保民生这事上的“高考”测验。疫情差不多让盒马更为坚信了,盒马模式在未来中国零售市场的优越性。

本文开头说盒马品牌的第一标签是盒马模式,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盒马今年要做的几个大事,或者说盒马今年的主旋律,就是以上已有的成熟业态、成熟模式和供应链规模,延续呼应2018年的节奏,进行第二次的大规模扩张。

这种发展节奏在传统零售业那里没怎么出现过。总结来看,盒马好像走了一个AB-AB的节奏。即创新磨合一段时间,然后大规模扩张。同步继续创新一批新业务,磨合升级一批业务。到了一个成熟时间点,再推出去继续大规模扩张。

目的,就是要把存量的市场牢牢卡住,增量的市场让大店小店一起去抢下。

赞赏

2元5元10元50元其他金额
赞赏金额:
确认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