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资讯

疫情之殇:我们不裁员,不降薪,但是我的餐厅倒了!

来源:红餐网 作者:周洪楚

今天是情人节,但是对于很多餐饮企业来说却是“情人劫”。冷清的街道,稀疏的人流,介于停业与半停业之间的餐厅。

一场疫情,让很多情侣过不了情人节,也让很多餐饮老板过不好情人节。

“我们不裁员,不降薪,但是我们已经倒闭了,昨天跟商场解除合同,25万押金扣除作为违约金,经营了14个月,昨天解散了!”

2月12日,飞哥在红餐网(ID:hongcan18)公众号后台发出这样的一条留言。

飞哥告诉红餐网, 2月11日,他跟商场解除合同,25万押金扣除作为违约金,经营了14个月的门店正式解散。

01

一场疫情,赔了25万押金

经营14个月的烤鱼店一夜解散

“过年备货几万块钱,好多都腐烂变质了,昨天清理了几大桶倒掉了,现在整个楼层封闭了,我们也撑不住了!”

△年前备的食材,蔬菜大部分已经坏掉

2018年8月,飞哥和朋友合伙在深圳明治街道某商场5楼开了一家烤鱼店,除了自己外,还有15名员工。

按照原来的计划,烤鱼店打算除夕开始全员放假,到初三再正常营业。但没想到疫情蔓延的速度那么快,武汉宣布封城3天后,深圳的确诊案例也达到了49例,有的社区以及完全封闭。即便开着门,也没人来逛街吃饭了。这在往年是根本不会发生的事情。

之后,飞哥又接到政府发布的延后开业通知,为了保证餐厅员工的安全,他决定再次延长休业时间,等过了正月十五再正式复工,与此同时,他还在群里通知员工保护好自己,储备干粮。

屋漏偏逢连夜雨,谁知还没等到正月十五,飞哥的烤鱼店所在的商场,就有三名保安人员因为发烧问题被隔离,从5楼到12楼全部被封锁了起来,包括所有餐饮商铺、电影院、写字楼等,在隔离的14天内均禁止开业。在商户群里看到停业通知,飞哥顿时傻眼了。

员工工资还没发,眼看着2月份的租金马上又要缴纳了,春节前囤下的几万块货品还在后厨放着,如今楼层被封,餐厅复业时间更是遥遥无期,到底该怎么办?

飞哥也想到了自救,比如申请物业减免房租或者暂缓交租之类的。在疫情爆发期,全国很多购物中心都开始发布了减租、免租等信息,飞哥烤鱼店所在的商场也出了通知:免除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的租金。

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减租半个月对于飞哥的烤鱼店而言也仅仅是杯水车薪。飞哥告诉红餐网,商场的房租是由租金(占总租金的81%)和管理费(占总租金的19%)构成的,商场免的是租金,管理费并没有减免。也就是说,烤鱼店8万多的房租,只能免去租金的一半不到。

“房租是最大的压力。”2月11日,飞哥决定去找商场业主商量,坦诚资金困难问题,希望可以再减免部分租金,或者接下来2个月的租金可以延缓缴纳,但业主一口就回绝了。

“其实也可以理解,他们的压力也很大,不能再减租也是人之常情。”

其实,在找业主之前,飞哥和合伙人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能免就再多撑一段时间,不能那就只能关门了。

他们很清楚,“门店无法正常运转,资金链一旦断掉了,餐厅也撑不下去了。”

当天,飞哥就和商场签订了解约合同。由于5年的租期还没到,按照合同约定,将近25万的押金当做违约金赔给了商场。

△飞哥与物业签订的解约合同,需要赔偿履约保证金245727元

02  

心痛!

像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突然间就消失了!

“是自己一点一滴筹备起来的店,看着店面解散,就像养大的孩子突然消失,内心剧痛!”

飞哥的烤鱼品牌一共有3家店,第一家店开业至今已有3年多时间,虽然不亏钱,但满打满算也只是保本;另外一家是去年3月份才开业的,目前也还没有做到收支平衡,但由于是街铺店,租金也比较低,还可以再支撑一段时间。

飞哥的这家烤鱼店开了一年多,生意一直都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当初,为了抢个好位置,飞哥和合伙人下了重本租了商场里面租金最贵的一家。门店一共280平米,每个月租金加上管理费一共8万块,签合同的时候是押三付一。

在开这家店之前,飞哥和合作人的计划是花一年的时间去养店,之后再慢慢做经营,但是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他们的计划泡汤了。

△飞哥给员工们的告知书

飞哥预估,从最乐观的情况来看,即便3月份可以复业,消费者的信心也不可能那么快恢复,业务量能回到以前的50%都很难。如果后面再等上2个月的回暖期,租金、员工工资、原材料等各项成本,他手头上必须要准备至少30万元的流动资金。

但是,从门店开业到现在,他们已经投入了200多万,手上能用的资金已经所剩无几。

眼看着200万的预算即将见底,复业的时间遥遥无期,房租、人工、食材成本压力让他觉得喘不过气来。

“每天一睡醒就在发愁,愁房租、愁工资。”飞哥说即使熬过疫情期,后面的回暖期也未必能熬下去,想着要不就此止损算了。但是当门店真的关了,飞哥内心不是松了一口气,而是感到心痛。

“不怕你笑话,和员工开会说门店解散的时候,我都没忍住哭了。”飞哥对红餐网说到。

飞哥是厨师出身,踏入餐饮行业至今也有20余年。这家烤鱼店是他一点一滴打造的心血,“餐厅的选址、装修设计还有菜菜品研发、日常经营,甚至是一双筷子、一个碗,我全程都参与进去了。”

△飞哥的烤鱼店,如今已经关门

现在眼睁睁看着店面解散,却又无能为力,飞哥很心痛,“就像是自己养大的孩子,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

03  

舍不得自己的“孩子”,更舍不得这群员工

“其实在年前,我们就想把烤鱼店关掉了。”

飞哥坦诚,作为一个中小品牌,自己的烤鱼店确实核心竞争力不强:相对于探鱼这样的头部品牌,飞哥的烤鱼品牌知名度不高;但飞哥的烤鱼店是商场店,租金成本更高,食材要求也更严格,相对于一些更低层次的夫妻店、街铺店而言,在人均价格也没有优势,所以相当于是在夹缝中求生存。

“看到员工们的努力,我就想着再咬咬牙坚持一下吧。”飞哥不忍辜负员工们的期待。那段时间,无论是厨师长、经理、店长还是前厅服务人员,从来都不休假,从早到晚一直上班,毫无怨言。

春节前一个月,飞哥和团队还每天一下班,就聚在一起找问题,讨论着如何对门店进行升级调整。万万没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彻底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也让飞哥和伙伴们14个月来所付出的心血全部付诸流水。

“我们甚至连广告、传单、新菜单都已经印刷好了,打算春节过后正式推出,可惜现在连宣传都来不及,就倒闭了。”电话那头传来了飞哥的一声叹息。

在宣布完停业的那天晚上,飞哥说他一夜没睡,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员工们在前厅后厨里忙碌的身影。

飞哥说自己团队里,一大半以上都是老员工,他们都是陪着他一起成长的,餐厅关门,他最舍不得的是这一群人。

在和员工们商量过后,飞哥给大家发了部分工资,剩余部分只能等到延后发放。“大家都能理解公司的处理,我很感动。”

“在他们找到工作之前,我会负责解决他们的吃住问题。”前几天,飞哥给员工们续了宿舍房租,并且让他们从门店拿米、油、食材回去煮。

“如果他们愿意,等到4月份能正常营业了,再回到分店去上班。不过我也支持他们现在去找工作,毕竟他们还要养家。”飞哥说,这家店虽然关了,但是疫情后,他还是会再重新开始的。

结 语

疫情之下,餐饮行业首当其冲步入至暗时刻。有人在苦苦支撑着,也有人在这个寒冬中倒了下去。

飞哥的遭遇是千千万万小微企业主的缩影,也是疫情下最真实的中小型餐饮企业老板。但是我们相信,短暂的告别,是为了以后更长久的相伴。我们期待飞哥疫情之后的再次崛起。

因为,没有一个冬天不可以逾越, 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飞哥加油!中国餐饮人加油!

赞赏

相关推荐

2元5元10元50元其他金额
赞赏金额:
确认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