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资讯

风口浪尖上的陶陶居:不开堂食,我一个月都支撑不了!

来源:红餐网 作者:林如珍

从疫情爆发初期的坚持营业,到关闭堂食的苦苦煎熬,到近日省政府官宣餐饮复工后营业的一波三折……外界对陶陶居的争议从未停止过。

近日,我们特意走访了这家舆论漩涡中心的餐企,采访了陶陶居经营者尹江波。他的困惑、信念与勇气,或许就是所有餐饮人的困惑、信念与勇气。

近日很火的《各位,疫情还没结束啊》,经人民日报官方微信一转载,更是刷屏无数。只可惜,陶陶居在文中,扮演了反面角色,一时间被推上风口浪尖。

陶陶居恢复堂食后,消费者压抑已久的热情被点燃,餐厅门口很快排起了队伍。放在平时,这是蛮好的事,可现在不是平时。 

网友因此质疑声一片,说疫情尚未过去,这样的聚集容易给病毒传播提供便利。更有甚者直接开骂: 去吃饭的人都是好吃不要命。 开堂食的都是见钱眼开,不顾百姓死活。 你晚一个月再开,会死啊?

△陶陶居尹江波对于近期复工争议的回应

其实,从疫情爆发至今的一个多月时间里,陶陶居一直就置身舆论的潮头。从疫情爆发之初坚持营业,到接下来关闭堂食的苦苦煎熬,到近日省政府官宣餐饮复工,成了恢复堂食的头阵,之后复业又一波三折…… 

01 

孤独的勇者:

疫情之下,坚持营业

1月20日,当钟南山院士肯定病毒会人传人时,尹江波便意识到这可能会影响到整个餐饮行业。这是一个经历过“非典”的老餐饮人的直觉。

1月23日,也就是年二十九,武汉封城的消息一出,他便紧急召开内部会议,并迅速组织企业内部防控小组。

次日,本该属于餐饮人一年当中高光时刻的除夕夜,陶陶居只能决定解散原本特地为应付春节营业高峰招聘并培训上岗的520多名寒假工。可是临时让他们买车票回家谈何容易?于是他要求各店店长去安抚每一位寒假工,并让广东省范围内的迅速回家,有亲戚在省内的也尽快安置。而对于剩下的员工,则安排食宿。 

接下来的两三天,尹江波基本都在忙着安置内部员工,毕竟除了少数留下来的寒假工,还有他们原本开足马力的3000多名员工。 

这是陶陶居最孤独的阶段。  

仿佛全国都被按下暂停键。大部分餐企停止堂食,只靠外卖勉强续命,很多甚至完全停止运转,提前进入0收入却高支出的痛苦阶段。 

不过,陶陶居还坚持营业。正是这个选择,为自己招来了骂名。有人说:这时候还在经营的餐厅,是要钱不要员工和消费者的命,这样的老板不能跟,这样的餐厅不能去。   

可是,尹江波有自己的看法:

“这个时候,休市闭店对于投资者来说损失是最少的,但是如果餐厅停止运转,那么来自五湖四海的员工要怎么办?若能照顾好企业几千员工不被感染、不恐慌,是不是作为企业经营者在这场支持防疫工作中最大的贡献?  ”  

△尹江波1月28日回复红餐网的留言

02

被迫按下暂停键:

矛盾且无奈 

但是,陶陶居还是被迫按下了暂停键! 

2月11日,广州7区宣布暂停餐饮堂食服务;2月12日,广州11区全部暂停餐饮堂食服务。陶陶居也迎来了基本停摆的8天。 

陶陶居进入了最具挑战的阶段。   

收入一下子断了(虽有外卖,但也只是杯水车薪),还要支付3000多员工的工资、住宿费、福利等共2000多万元,以及店面租金800多万元。春节以来,陶陶居硬成本损失3000多万元。

“所有餐企都有一个无可逃避的成本,那就是房租与员工工资。房租不能指望商业地产减免太多,毕竟很多商业地产也是有银行贷款的,所以它们哪怕有减免也是相当有限的。” 

“而至于人力成本,企业本来应该创造价值,然后给员工发工资。即便企业员工说我不要工资和企业共渡难关,但是这个期限是有限的,它最多就是撑一个月最多两个月,但后面呢?很多员工也都是身负重担的,他们上有老下有小,你怎么办?” 

△尹江波24日下午接受红餐网采访

在早前接受羊城晚报等媒体的采访时,他多次坦言: 

“如果不开堂食,我一个月都支撑不了。  我想大部分餐饮企业都是这样的,手头没有现金。做得大的餐饮企业,一般都是开个店,赚的钱又去开店,不停地开店,手上没有现金。企业家永远缺钱,今年对大部分企业来讲,就是求生存。 ” 

不过尹江波没有坐以待毙。他多次联系有关领导,反映当下自身企业和整个餐饮行业的困难。 

2月18日,省商务厅主要领导带队到陶陶居,调研餐饮企业,了解企业困难和诉求,研究餐饮企业复工复产的可行性。尹江波直言:类似陶陶居众多的正餐企业,靠外卖是无法生存的,只有有序恢复市场,企业才能“自救”。 

03

重启播放键:

经历魔幻24小时 

2月20日,广东官宣餐饮复工复产。 

当天下午4:00,广东省政府新闻办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对广东省餐饮业复工复产做了相关指引,并编写了《广东省餐饮服务业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指引》(以下简称《指引》)。 

准备已久的陶陶居在当天傍晚,就用官微推送了“全线堂食 恢复营业”的通知。

但是陶陶居没想到,自己迎来了最魔幻的24小时。   

2月21日上午11:00,陶陶居正佳广场店首开堂食就被监管部门紧急叫停。同步被叫停的,还有天河、白云等区域的门店。来自监管人员的解释是,“目前未收到相关开放堂食的文件”。 

当时,不少消费者已经在门口排队了,监管人员只能让他们散了。 

当天傍晚17:23,尹江波在朋友圈写道:“今天晚上,广州所有门店正在营业。政策从省到市、再到区,落地仅用了半天……”

面对24小时内的两次反转,尹江波表示非常理解:“省里是允许我们陶陶居开放堂食,只是一个政策从宣布到各区的落实可能存在时间差,这是正常的。”   

04

被推上浪尖:

差点被唾沫星子淹死

可是,监管人员上午紧急叫停陶陶居的那一幕被拍摄下来,被收入《各位,疫情还没结束啊》一文中,还被人民日报转载。 

一时之间,无数唾沫星子,差一点把陶陶居淹死。

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尹江波无奈地告诉红餐网(ID: hongcan18):

“一开始真的压力非常大,明明餐饮复工复产是一件好事,没想到变成反面教材。 

“我希望更多人看到的是在迎来复业后,陶陶居在防控方面是怎样做的。而我们的所做又是否能对其它餐企起到借鉴。”他从没想过复业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不过这一两天我们也在反思,尽管陶陶居复工是在《指引》下的合法行为,但毕竟现在仍处于疫情期,一些网友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而我们也在思考如何做得更好。同时也可以看得出大家很在意餐饮行业,毕竟这是个民生产业,如果换成一个工厂开工,可能就没这么被关注了。” 

尹江波称陶陶居一直严格执行省市的《指引》,从员工到顾客、场所的管理都不敢松懈,并按照规定实行隔桌安排客人,开台数控制在50%以内。

 风口浪尖上的陶陶居:不开堂食,我一个月都支撑不了!

 风口浪尖上的陶陶居:不开堂食,我一个月都支撑不了!

“有媒体问我为什么要着急复工?因为企业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境地,每拖一天离死亡近一天,几千员工的背后是几千家庭,我必须带领团队快速回到工作岗位,响应政府号召迅速复工复产,我们要活下来!”   

虽然尹江波问心无愧,但是质疑并没有停止。 

回望这一波三折,尹江波说相当不容易,然而幸好还有一些暖心的事发生着。 

2月23日,陶陶居东方宝泰店的工作人员收到“一位顾客”的一纸留言:

纸巾上写着:“专门带着孩子们过来捧场,就是表达对陶陶居勇于第一个吃螃蟹、率先回复堂食的尊敬。敢做第一的人也许会挨骂,但这是一种态度,恢复正常生活的态度。N年之后,历史终会记住陶陶居这样有勇气、有担当、敢为天下先的广东企业。一位顾客,2020.2.23 11:34 am”  

很快,店长通过客人进店前登记的资料,第一时间联系到了这位顾客并表示感谢。 

这份特殊的留言,最后被交到了尹江波手上。尹江波告诉红餐网,“我是一字一句地读完的,深受感动,也很受鼓舞。” 

红餐网也联系到这位顾客: 

这位顾客叫曹瑞芬,定居广东十多年。曹女士是陶陶居多年的粉丝,了解到陶陶居可以堂食后,便于23日早上10:40带着儿子和女儿,提前到附近东方宝泰的陶陶居排队。 

曹女士在服务员指引下做完体温测量、资料登记、洗手消毒等,然后才能入座点餐。而这次期待已久的就餐体验,让她有感而发,拿出纸巾,在上面写下了这段话。 

在被问及为什么以这种方式表达自己想法时。曹女士说,一开始是想给前来服务的一两位服务员加油鼓励,但她还是想要让店里更多工作人员收到这份鼓励。于是她猜想着用这种方式可能会更有用,这样一来,当服务员收到纸条后交给店长,那么店里十几位工作人员也就都能看到了。 

“我在想陶陶居开业也未必赚到钱,这么多店员在那里,开业还是亏的都说不定。然后更多的,我觉得这不是为赚钱,而是一种态度,因为总要有人带头去开业,不然我们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结语: 

复工复产、开放堂食,放在平时是多么简单的事!但是在当下,一度成了奢望,需要莫大的勇气。 

我们深知疫情防控到了最关键的攻坚阶段,多么小心谨慎地防控,都不为过。在这个角度上,一禁了之、一封了之、一关了之、继续暂停键,看上去是最安全的。 

但生命的意义不止是活着,不能一直这么隔离下去。人们需要走出门,迎接户外的春光,让生活美好地继续。 

我们也知道病毒的传染性。在这种情况下,还敢率先开放堂食。这背后是陶陶居对疫情防控的信心,以及无惧质疑的勇气。 

我们也相信,争议中的尹江波并不孤独,因为他的困惑、努力、信心和勇气,是无数餐饮人的缩影。 

我们需要越来越多的餐饮人,像尹江波这样,为自己的企业,更是为行业、为民生、为国家经济的运转,尽自己的力量,并重新建立美好的生活。


赞赏

相关推荐

2元5元10元50元其他金额
赞赏金额:
确认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