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其锋

古茗打左茗,反被左茗咬一口?

来源:红餐网 作者:候其锋
侯其锋

侯其锋:康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餐饮法务官创始人。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资深律师,20余年律师执业经 侯其锋:康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餐饮法务官创始人。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资深律师,20余年律师执业经验。侯其锋律师专注餐饮行业法务服务、资本运作多年。为乐凯撒、奈雪の茶、喜家德、美奈小馆、大弗兰、陈鹏鹏鹅肉饭店、很久以前、九锅一堂等多家知名餐饮连锁品牌提供常年法律顾问、融资顾问、IPO辅导服务,对餐饮企业规范运作、风险防范、融资上市有深刻的理论认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创立了国内首个为餐饮行业提供全流程、全方位法律服务的咨询机构“餐饮法务官”,多家餐饮行业教育机构特邀讲师。

  展开

古茗是谁?罗振宇上次跨年演讲时提到过这个下沉市场的品牌,当时古茗已有1200多家店。

11个月过去,这个从台州温岭市一个镇上起家的品牌,门店数突破了2000,供应链建设更是突飞猛进,目前为各个门店实行“两日一配”,明年将升级为“一日一配”。

但是,这个品牌最近遇上难题了,甚至有人说它“吿别人却把自己的商标搞没了”。

法务君仔细研究了下,发现情况很严重,但和传言里并不是一回事儿。

古茗打假,左茗败诉

古茗的问题,来自于商标侵权。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山寨古茗的现象越来越猖獗。“据不完全统计,已经开出的山寨古茗店超过500家,而已签约准备开的还有500+。大量山寨店围攻,大量被骗血汗钱的小白,让古茗感受到危机,打假迫在眉睫。”古茗打假负责人介绍。

2018年,义乌市一“左茗”品牌,进入了古茗打假团队的视野,两个品牌从图案设计而言,实在是太像。如果不加注释,能分辨出哪个是“古茗”吗?

古茗图案                                             左茗商标

于是,古茗把左茗给起诉了。

2019年2月的判决书显示,浙江省义乌市人民法院认定“古茗”品牌所用的图案,著作权由其创始人王云安享有,“

”商标中的“左茗”两字与原告涉案美术作品中的“

”两字字形、线条与表达等方面基本相同,差异细微,“左”字与“古”字极易发生混淆错认。

同时,法院认为,古茗2010年以来的品牌推广投入,以及1000多家门店的规模,左茗品牌在申请商标时,不可能对此图案不了解。

最终,法院认定左茗放侵犯古茗创始人王云安的著作权,应立即停止使用“ ”图案,并赔偿古茗经济损失60000元。  

反转,古茗著作权未受侵犯

事情到此就结束了吗?并没有,随后,左茗提起了上诉。

在一审判决中,古茗方面提出的诉讼请求中,包括判令被告林丹红(左茗公司法定代表人)立即注销第22062768号“左茗”注册商标。此请求,在一审时并未得到法院的支持。

法务君查询到,“

”(左茗)商标的注册时间为2018年1月14号,而今年3月,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中,委员会认为“古茗小门头”设计的二字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 。

同时,古茗所提供的多项证据,不足以证明在“左茗”注册前,“古茗”在左茗所核定使用的咖啡馆、房屋租赁等相同或类似服务上具有一定影响力。故仍裁定“左茗”可继续使用。

这一裁定,得到了二审法院的支持,由此,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商标并未侵犯“古茗”的著作权,并撤销了一审判决。  

这意味着,左茗的商标可以继续使用。由于其注册的是43类商标,即餐饮人非常看中的“提供食物和饮料服务;临时住宿”,拿到这个类别的商标,即证明可以进行实体店的拓展。

这时候,古茗就变得被动了。

2000多家门店迎来风险

古茗公司并非没有注册商标。

2016年11月11日,杭州原先饮料科技有限公司就拿下了“古茗”商标,类别同样为43类。这家公司,是古茗品牌创始人王云安的关联公司。

不过,法务君发现的一个奇怪现象是,古茗品牌注册的商标图案,并非古茗门店门头上大大的“

”,而是一个中规中矩的“

”。

正是这样的一处疏漏,为后面的“古左”之争埋下了隐患。 倘若古茗直接拿下“ ” 商标,可能也就没有左茗什么事儿了。  

因为左茗(“

”)商标得到保护,所以古茗只能主张“左茗”商标侵犯其著作权,要求撤销商标,停止使用。但二审判决,让古茗这个想法也落了空。

不仅如此,古茗极有可能陷入到一个尴尬境地:自己一直使用的LOGO,和左茗成功注册的商标高度相似,左茗完全可能反击,要求古茗停止使用,甚至赔偿损失。

古茗的扩张方式,主要为特许加盟,一旦左茗发动攻势,各加盟商、古茗总部都可能成为被告,加盟商如果蒙受损失,古茗作为授权方需要承担责任 。此背景下,古茗的特许经营业务将会面临极大的不确定性。

两者之争会怎样发展,法务君将继续关注。

赞赏

2元5元10元50元其他金额
赞赏金额:
确认支付